新瓦特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无 解 > 第九十九章 关于爱

第九十九章 关于爱(第1 / 6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推荐小说:

“出在哪儿?”

“出在他们压根就没有明白爱情和婚姻给予一个人的责任,有足够的能力运营起自己的家庭,给予自己的另一半幸福,保障自己的小孩成长起来,诸如此类,都是责任,大多数人只是随波逐流,觉得到什么时间得和周围人做一样的事情,不然就是异类,对他们来说,脱离了群体跟不上别人的步伐,就会感到格格不入与恐慌,所以他们漫无目的地读书,漫无目的地工作,结婚,生小孩,可是他们真的准备好了吗?臣服于自己的本能,随便在看似合适的时间选择了合适的对象组建一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家庭,过着差不多的日子,孩子也差不多的长大。”

“这样的人,在踏入婚姻那一刻,已经死了,不,或许更早。”

简楠想起了《失乐园》,男主虽然在道德层面不能被认可,但确实在自己五十岁的年纪去追求自己的真爱,他的生活也许死了,但他的爱情没有。

“我大约明白了,你也并不是不想要结婚,你想要真爱,对吗?”

“哦,塞林格。”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裴铃闭上眼睛沉思了一小会儿:“说白了,恋爱爱这种东西就是人的欲望泄洪罢了,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激素紊乱,只是因为外貌金钱或是别的而被吸引,在一起吃喝玩乐,看着亲密无间,什么小情侣间害臊的事情都做过,实则精神上一点没有过什么交流,两个人根本就不互相了解,这种关系,顶多算是变相不做肉体交换pao友罢了,算个屁的恋爱。”

“话糙理不糙,我还是挺认同的。”简楠望着被灯光染得五颜六色的天花板,“你是想说,恋爱得像罗曼罗兰对于人生的看法一样,看清楚了对方的本质也会走下去,才算是真爱么?”

裴铃不语,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是被外貌,钱财,气质这些东西吸引的话,这一辈子遇到的人多了去了,总会有更好看,更富有,更有气质的人出现的。”

“那也是她们太随便了,我可不是。楠大,我总归是比你要大几岁的,不像你以前年少轻狂,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性。”

“是怕你家老爷子?”

“和老爷子没什么关系,不过想想也可怜,那老古董到现在也没说我妈到底在哪儿,到底去哪儿了,我有时候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还活着。”裴铃的表情看着有些悲伤,他捧起酒杯,注视着酒杯里淡蓝色的液体,然后轻轻摇晃,像是一个在欧洲皇室在站在富丽堂皇的阳台上,月色下一个人孤独地品鉴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年份的葡萄酒的贵族那样似的高逼格,“像是镜中月,水中花,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简楠不希望裴铃想起这些,他摇了摇头,扯开了话题:“这么多年了,你难道一个上心的姑娘都没有吗?”

“简楠!”

“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什么意思,你有新的目标了?”

裴铃虚眯着眼睛,有些无趣地说道:“谁知道呢?这儿来来往往的姑娘那么多。”

简楠笑了笑:“真是没个正样,玩弄别人的感情有那么有意思吗?你到底得有多缺爱啊。”

裴铃又抿了一口酒:“这世界上迷茫孤独的人多了去了,又不只有你一个,怎么,允许你醉生梦死,还不允许我醉生梦死啊?”

简楠长长地叹了口气:“晓得了。”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你是想说你的爱情观多么高尚么?就像塞林格说的"我觉得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那样?”

“哈哈哈!”裴铃有时候会被简楠这种没事儿藏点名言金句在说的话里给逗乐,“我不是读书的料,那话没听过,更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格鲁特……”

“塞林格!”

“哦,塞林格。”

简楠想起了《失乐园》,男主虽然在道德层面不能被认可,但确实在自己五十岁的年纪去追求自己的真爱,他的生活也许死了,但他的爱情没有。

“我大约明白了,你也并不是不想要结婚,你想要真爱,对吗?”

“结婚这种事情只不过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仪式,它不该是必须的,而是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发自内心地为自己的婚姻能够生根发芽结果而庆祝的节日。”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不想要世俗意义上的结婚。”

“那你为什么不是去追求自己的真爱,而是天天辗转于这些女孩身边呢?”

“因为女孩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异性就是能带给你和同性带给你不一样的东西,而且,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沉沦与过去,我不在乎谁来了,谁走了,我只在乎,谁留在我的身边。”

“话糙理不糙,我还是挺认同的。”简楠望着被灯光染得五颜六色的天花板,“你是想说,恋爱得像罗曼罗兰对于人生的看法一样,看清楚了对方的本质也会走下去,才算是真爱么?”

裴铃不语,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是被外貌,钱财,气质这些东西吸引的话,这一辈子遇到的人多了去了,总会有更好看,更富有,更有气质的人出现的。”

“你知道的,我一直算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简楠点点头。

“如果给这个世界上的夫妻都做一份父母合格检测卷,那我想大部分的夫妻是不合格的,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并没有做好做一对父母的准备,可即使是这样,还是有无数的家庭组建而成,还是有无数不幸的孩子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嗯!好好,我知道了,简楠啊,在我旁边呢,啊,行,箫姐等会儿要过来是吧,哦好,我等会儿去找找。”

“怎么了?”

“欢姐留在今天有事儿留在老店那边你知道的应该,箫姐和她吵架了,她车钥匙落在新店这边了,等会儿来拿钥匙,让我俩看着点店,也和箫姐说两句好话。”

简楠长长地叹了口气:“晓得了。”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你是想说你的爱情观多么高尚么?就像塞林格说的"我觉得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那样?”

“楠大,你这脸还是有点用的嘛,这又给欢姐新店拉了不少人来啊,这好多都是从你这儿定的台子吧。”裴铃捧着酒杯,这会儿人还没上全,他和简楠闲聊着,顺便和其他来的人打着招呼,还没到时间,店里开业也没多久,但是七七八八已经要坐满了。

“都是欢姐和咱的朋友,给我个面子从我这定而已。”简楠有些无趣地推着玻璃杯,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他答应要保护温欣,他说到做到,“你也不少。”

“有啥好谦虚的,夜店小王子,名不虚传啊。”

简楠笑了笑:“也就你这种纯属来玩玩的有心情调侃这个了。”

说罢,两人碰了下杯子。

“结婚这种事情只不过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仪式,它不该是必须的,而是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发自内心地为自己的婚姻能够生根发芽结果而庆祝的节日。”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不想要世俗意义上的结婚。”

“那你为什么不是去追求自己的真爱,而是天天辗转于这些女孩身边呢?”

“因为女孩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异性就是能带给你和同性带给你不一样的东西,而且,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沉沦与过去,我不在乎谁来了,谁走了,我只在乎,谁留在我的身边。”

简楠读过有关虚无主义的书,比起最后归于虚无的结果,他们更在乎享受当下的过程。

电话铃声响了,他们的谈话被打断了,是皇后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这曲儿简楠也喜欢,他觉得裴铃的品味还算是不错。

“你知道的,我一直算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简楠点点头。

“如果给这个世界上的夫妻都做一份父母合格检测卷,那我想大部分的夫妻是不合格的,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并没有做好做一对父母的准备,可即使是这样,还是有无数的家庭组建而成,还是有无数不幸的孩子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简楠知道这种看法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出于缺少母爱,和父亲常年的严厉管教,却没有空陪在身边。

“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吗?楠大。”

“嗯?”

“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甚至都没有明白什么是爱,就稀里糊涂地选择了和某个看似合适的人在一起了。”

“你是想说你的爱情观多么高尚么?就像塞林格说的"我觉得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那样?”

“哈哈哈!”裴铃有时候会被简楠这种没事儿藏点名言金句在说的话里给逗乐,“我不是读书的料,那话没听过,更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格鲁特……”

“塞林格!”

“就你醉生梦死,哥们可是活的最清醒的那个!”

“是是是,没人比你活的清醒。”裴铃看着简楠那双早就黯淡无光冷漠得像是冰雪一般的眼神有些哭笑不得,“醉生梦死嘛,一直是咱这儿的主题不是么,人白天肉体活的已经够累了,为什么晚上不能沉迷于自己的灵魂,听从自己的本能,去追寻最简单的快乐呢?”

“铃儿,你和我说实话,你身边这么多个姑娘,你睡过哪个没有。”

裴铃的表情没有什么大的波澜:“没有。”

“扯犊子,我才不信呢,你主动我先不说,总有不止一两个倒贴的吧,比如刚才的罗老师,你明显心乱了吧。”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简楠读过有关虚无主义的书,比起最后归于虚无的结果,他们更在乎享受当下的过程。

电话铃声响了,他们的谈话被打断了,是皇后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这曲儿简楠也喜欢,他觉得裴铃的品味还算是不错。

“嗯!好好,我知道了,简楠啊,在我旁边呢,啊,行,箫姐等会儿要过来是吧,哦好,我等会儿去找找。”

“怎么了?”

“欢姐留在今天有事儿留在老店那边你知道的应该,箫姐和她吵架了,她车钥匙落在新店这边了,等会儿来拿钥匙,让我俩看着点店,也和箫姐说两句好话。”

简楠知道这种看法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出于缺少母爱,和父亲常年的严厉管教,却没有空陪在身边。

“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吗?楠大。”

“出在哪儿?”

“出在他们压根就没有明白爱情和婚姻给予一个人的责任,有足够的能力运营起自己的家庭,给予自己的另一半幸福,保障自己的小孩成长起来,诸如此类,都是责任,大多数人只是随波逐流,觉得到什么时间得和周围人做一样的事情,不然就是异类,对他们来说,脱离了群体跟不上别人的步伐,就会感到格格不入与恐慌,所以他们漫无目的地读书,漫无目的地工作,结婚,生小孩,可是他们真的准备好了吗?臣服于自己的本能,随便在看似合适的时间选择了合适的对象组建一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家庭,过着差不多的日子,孩子也差不多的长大。”

“这样的人,在踏入婚姻那一刻,已经死了,不,或许更早。”

“哈哈哈!”裴铃有时候会被简楠这种没事儿藏点名言金句在说的话里给逗乐,“我不是读书的料,那话没听过,更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格鲁特……”

“塞林格!”

“哦,塞林格。”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裴铃闭上眼睛沉思了一小会儿:“说白了,恋爱爱这种东西就是人的欲望泄洪罢了,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激素紊乱,只是因为外貌金钱或是别的而被吸引,在一起吃喝玩乐,看着亲密无间,什么小情侣间害臊的事情都做过,实则精神上一点没有过什么交流,两个人根本就不互相了解,这种关系,顶多算是变相不做肉体交换pao友罢了,算个屁的恋爱。”

刚碰上杯,一个艳冠群芳的散着法式齐肩短发,穿着暗蓝色闪粉包臀裙,巴黎世家丝袜,踩着YSL高跟鞋的女生凑到了裴铃的旁边,简楠看来光看穿着有点俗气,这种姑娘在这儿还算常见,她轻轻舒展眉头,含情的桃花眼有些挑逗意味地看了裴铃一眼,她眼角的泪痣很有辨识度。

她凑在裴铃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裴铃的脸有些微微泛红,然后,他对着女孩儿摇了摇头,女孩儿无奈地笑了笑。

“cheers!”她将酒杯放在了眼睛下方一些,随口说了一句,两人点了下头,都喝了一点酒。

然后那个女生给简楠也眼神示意了一下,算作打了个招呼,随后蹬着高跟鞋,往别处走出了两步,然后回头,吧右手大拇指和小拇指放在耳边和唇边,轻轻摇晃,做了一个电话的手势,裴铃也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你还没和罗老师玩够呢呢?这次时间有点久了吧。”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